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前沿 > 学术成果 > 正文

正确理解“人的本质”

[作者]: [来源]: [时间]:2016-9-19 18:15:15 [阅读次数]:108

侯子峰[1]

 

[摘 要]把人的本质归结为“理性”,或归结为“劳动”,或归结为“社会性”的传统观念是欠妥当的。研究“人的本质”需要从人的存在和价值双重维度进行理解。所谓存在维度上的“人的本质”是指人区别于动物的生理特性;所谓价值维度上的“人的本质”是指人们通过自由、自觉的实践活动去改变世界,并实现自身自由而全面的发展。马克思主义旨在追求人的发展,非常强调从价值层面去理解“人的本质”。

[关键词]人的本质  马克思主义  价值维度  存在维度

 

如何理解“人的本质”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问题,必须厘清。传统观点常常把人的本质归结为“理性”,或“劳动”,或“社会性”,是欠妥当的。笔者以为,我们必须从人的存在和价值双重维度(尤其是价值维度)去理解“人的本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洞悉马克思主义探讨“人的本质”的根本用意以及它对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深切关怀。

一、 从人的存在和价值双重维度理解“人的本质”

 “本质”是一事物内在的根本规定性或联系,因而,人的本质就是人的内在根本规定性或联系。具体说来:人的本质是以自己能区别于动物的特有的类形式去生活,如工作、学习、恋爱、结婚等或进行实践活动如从事科研、工农业生产、政治交往等。如果某人以动物的方式去生存,则无从体现自身的真正存在价值,简直可以称之为“非人”:如“狼孩”那样的只具有“人形”,不具有“人性”,很难说存有“人的本质”。

这就是说,单以区别于动物外在特征的“行为方式”来理解人的本质,则世界上几乎所有人都具有人的本质,这样探讨“人的本质”话题意义寥寥。所以除却人的存在维度,还必须从价值维度去研究“人的本质”。所谓价值层面上的“人的本质”是指:人进行能体现自身价值的有意义的活动;这些活动是自由、自觉的,是有助于或能够使自身得到自由而全面发展的。正是站在这个维度,马克思在批判费尔巴哈的人学观时指明:存在不等同于本质。也就是说,并非所有的人都占有自己的本质,比如那些“似动物”式生存、生活的工人。在马克思看来,工人在异化劳动中如同机器式的劳作,而他们换来的只是满足动物式的生理机能,这样根本无法“占有”人的本质:“吃、喝、生殖等等,固然也是真正的人的机能。但是,如果加以抽象,使这些机能脱离人的其他活动领域并成为最后的和惟一的终极目的,那它们就是动物的本能。”[1]

应指出,在更多的场合马克思在论及人的本质的价值层面时,使用了“占有”一词,这样表达起来更为准确。

在马克思那里,人通过自由、自觉的活动来“占有”自己的本质是显而易见的。具体说来,主要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其一,占有人的本质的实践活动应是“自由”、“自觉”的。在马克思看来只有自由、自觉的活动才能增进人的能力,使人获得发展和满足。被迫的劳动,无目的的劳动则不仅不能使人占有自己的本质,反而会导致对“人的本质”占有的丧失。马克思在描述异化劳动的时候,指出这种劳动“对工人来说是外在的东西,也就是说,不属于他的本质;因此,他在自己的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折磨、精神遭摧残。”[2]

其二,科学技术和工业化的正确使用对于人们占有自己的本质能起到推动作用。马克思很看重工业化对于人的存在和发展具有的意义,因为它的运用使人们更广范围地、更大程度地改造自然,亦即充分体现了人的力量:“工业的历史和工业的已经生成的对象性的存在,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是感性地摆在我们面前的人的心理学”。[3]同时,马克思也高赞扬科学技术的作用,认为它延展了人的四肢,使人意识中的蓝图更加容易实现。恩格斯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一文中曾指出:“在马克思看来,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任何一门理论科学中的每一个发现——它的实际应用也许还根本无法预见——都使马克思感到衷心喜悦,而当他看到那种对工业、对一般历史发展立即产生革命性影响的发现的时候,他的喜悦就非同寻常了。”[4]但是不能认为,马克思眼中的人的本质只在于能动地改造自然,在于工业化或科学技术。他更关注人为了何种目的,以何种方式去改造。如果人们是在被迫之下“改造世界”,科学技术和工业化就不能使人们占有自己的本质。

其三,完全、彻底的占有人的本质需要有社会制度保障。在马克思看来,这个社会制度保障就是指涉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终身奋斗的目标就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及其生产方式进行彻底地批判,并在此基础上建构适合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新社会、新制度。这个新社会就是共产主义社会,这个新制度就是共产主义制度。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任何阶级社会里,人们由于生产力低下和社会关系的制约,总是不能彻底发展自身,不能充分地释放人性,不能全面、彻底、完全地占有自己的本质。尤其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人们被迫的劳动、工作,人们成了劳动机器这个“物”,成了只有“动物性需要”的人,活着仅仅是为了生存,评价人的意义仅在于金钱占有的多寡,而不是自由、全面的发展自己的一切可能性。而在共产主义社会,高度发达的物质财富使人们摆脱了生存之忧,而人们社会关系的解放又使人们能够自在的去生活,去创造,去改变世界和未来。共产主义社会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合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5]

二、常见的几种观点批判

国内外学界对人的本质有几种常见不当解读,下面尝试予以分析。

观点之一:把人的本质归结为理性。人是有认识、有思想,这是人区别于其他一切物种的重要内在特征。康德以为,“人自身实在有个使他与万物有别,并且与他受外物影响那方面的自我有别的能力;这个能力就是理性。”[6]黑格尔则不仅明示了理性对于人类的重要性,还进一步指出:理性具有“规定”人的作用,“人的规定是思维的理性:一般思维是他的单纯规定性,他由于这种规定性而与兽类有区别”;又说“人就是自在的思维”“思维也是在人那里”。[7]苏格拉底直言:“人是理性动物”。以精神层面来界定人的本质从理论上来说,似是可供选择的一条重要路径。可问题是,人的意识是复杂的,能否抽出人的精神的某种特质作为人的本质呢?如果说整个“精神”是人的内在本质,则不仅难以区分动物之“意识”,亦将陷入“精神决定物质”的唯心论泥潭。缺乏了现实的客观基础,对人的本质的探讨终将陷入于“空中楼阁”的虚幻。[2]

观点之二:把人的本质等同于“劳动”或“实践”。马克思和恩格斯看到了劳动在区分人与动物时的关键作用。马克思说:“可以根据意识、宗教或随便别的什么东西来区别人和动物。一当人们开始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的时候,……人本身就开始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8]恩格斯说,“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的特征在我们看来又是什么呢?是劳动。”[9]又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10]一些学者由此以为,“劳动”(或实践)是人的本质。但是马克思、恩格斯语境中的“劳动”不同于黑格尔所说的“精神劳动”,而是既包括精神上的实践又包括人创造性地运用劳动工具外在地改变世界的活动,后者显然不是人内在本质的规定性或联系。把“劳动”作为本质,就是错把人与动物区分方式等同于人自身了。在经典文本里,可以看到,虽然非常强调劳动对于人类的意义和作用,马克思却从来没有直接用“实践”或“劳动”来定义人的本质,相反,马克思选择了另外一条不同于前人的路径理解人的本质,这一解读由于视角独特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观点之三:把人的本质等同于“社会性”。马克思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11]一些学者由此把人的本质等同于“社会性”。但是这种见解没有注意到,马克思批判“抽象”的观点是为了使人们更关注“具体的人”、“现实的人”,注重自己的现实幸福。另外,在谈论人的本质时,前面存有一个限定“在其现实性上”,显而易见,对“定义”加限定,只是站在一个层面展开的对“人的本质”问题的讨论而非对它直接定义。然而这一限定正是马克思论及人的本质时的优越所在,马克思的可贵之处不在于终结关于“人的本质”的讨论,而是为人们正确理解人的本质提供一条可供选择的道路。“在其现实性上”这一提法是在警戒我们要关注自身,关注现实,而不要陷入无意义的抽象理论思辨。马克思经典语句“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关键在于改造世界”,可以看作是对这一限定所作的最佳注解。

如果把人的本质理解为“社会性”,则会产生逻辑上的矛盾。单就个人而言,人的本质在于其内在根本规定性,而“社会性”、社会关系等则具有外在特征。如果把外在性作为人的本质,而人的本质又表现为外在性,就会陷入循环论证的怪圈。其次,如果说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则无从区分人和人“占有”人的本质情况的不同,因为凡人皆为“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如果把“一切社会关系”具象化,那么就会导致每个人“本质”不同,变来变去,就会否定掉人的本质具有“稳定性”这一特征。也就是说,依照这种说法,张三和李四的本质是不同的,因为他们的社会关系不同;而少年张三和老年张三的本质也是不同的,因为他的社会关系在变化,这显然是荒谬的。

 

参考文献:

[1][2][3][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 271,270,306,297.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77.

[6]康德.道德形而上学探本[M].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65.

[7]黑格尔.逻辑学(上)[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7.118.

[8][1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67,56.

[9][1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78, 374.

 

(作者系湖州马克思主义讲习所讲师)




[1] 侯子峰(1980 ),男,河北肥乡人,湖州师范学院政治学院讲师,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人学。[2]  韩震在《人的本质是人性产生的活动机制》一文中提到:“从精神性概念上建立人性和人的本质学说,就是一种空中楼阁,缺乏现实的客观基础。”参见:《云南社会科学》1988年第6期,第47页。